踏浪前进犹听歌 记述武警广州支队船艇大队的"珠江风雨情"

《人民武警报》报道(徐海洪)珠江的下游入海口处,是古今闻名的伶仃洋,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从这里开启,把中华文明的种子撒播四海。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这里再次扬帆远航,成为开拓前沿。然而,一些不法分子鱼目混珠,利用这条养育着新文明的水路用于走私货物。武警卫士与之斗智斗勇,成为水上通道上的一道流动屏障。武警广州支队船艇大队的官兵一次次在狂风巨浪中和违法犯罪分子作斗争。他们以艇为家、劈波斩浪,以苦为荣、舍生忘死,为广东经济发展保驾护航。

巡逻艇上的官兵不曾忘记,那一年,他们按战备要求正在对珠江水域可疑船只进行排查。当巡逻艇航行到珠江口时,3米高的大浪恶狠狠地向巡逻艇扑来,船艇在波峰浪谷中艰难地航行,上下颠簸得越来越厉害,稍不小心,官兵随时都有被大浪卷进大海的可能。官兵不同程度地出现了晕船、晕浪、呕吐的现象。他们有的把吃进的食物吐完了,继而吐胆汁,甚至还有的吐出血丝。可官兵们心里清楚,越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走私活动越猖獗。艰苦的环境,不但丝毫没有削弱官兵们的斗志,反而更加坚定了必胜的信念。就这样,艇上官兵在入海口上不间断巡逻了3天3夜终于抓获一船走私的冷冻品,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达500万元。

参与打私任务以来,这个大队共处置各类走私案件30多起,其中包括电子器材、进口汽车等产品,在珠江水域建起一道安全的绿色屏障。

艇上官兵长年累月与惊涛做伴,同狂风为侣。一到夏天舱内酷热似铁蒸笼,白天甲板上最高温度达五六十摄氏度,热得官兵痱子满身,彻夜难眠。长期处在机器轰鸣的环境中,很多官兵听力因此受损。

2010年6月,巡逻艇接到上级指令进行紧急演习拉动,要求停泊在港口的巡逻艇在15分钟内迅速机动到某水域位置。在加速前往该水域地点的关键时刻,巡逻艇2号主机突发故障。机电长赵才喜用手指沾上机油涂到舌头尖上尝试,发现机油中混有海水,凭着多年的经验,他立即判断出是由于滑油系统泄漏导致机器故障。随后,他承受着常人难以想像的痛苦,弯腰猫在机舱里,一边吐,一边包扎管路,终于在不到5分钟时间内排除故障,为出色地完成考核任务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铮铮铁骨男儿的无私奉献,在台风季节、珠江涨潮等复杂多变水域情况时,晕船反应及其严重,官兵风里来浪里去,一次次挑战着心理上和生理上的承受极限,常年坚守在祖国南陲这片万里无垠的水上战场,为打击水上犯罪立下了赫赫战功。

由于台风频发期,气象安全部门发布台风预警信号后,艇上官兵就24小时进行待命,随时处置各类水上突发事件。

2010年,亚运会期间开幕式就设在珠江的海心沙,为确保台风期间开幕式场馆筹备工作顺利进展,防止台风损坏设备,船艇大队官兵每次在台风来临期间,认真检查海心沙附近水域情况,一旦有险情,及时排除。亚运会期间由于广州游客增多,个别游客为欣赏珠江风景,不小心掉入水域,当时珠江正处于涨潮期,风浪大,水势急,官兵发现后及时实施救援,将落水游客成功救起。

船艇大队在维护珠江水域安全畅通的的同时,先后承担了珠江焰火晚会的安全保卫任务,“哥德堡号”来访广州安全警戒、龙舟赛安全保卫和广州市万人游珠江活动中的机动备勤任务,官兵忠于职守,不辱使命,确保了珠江水域的安全。

炎炎烈日下,信号兵不断挥舞着手中的信号旗,打出不同的旗语信号。蒸笼般的机舱里,伴着轰鸣的抽风机声,机电兵正进行着拆海水泵、更换密封圈的训练。狭窄的驾驶室中,航海兵们神情专注,正在进行定位导航系统的模拟操作。滚烫的甲板上,枪帆兵正在进行撇缆和打绳结训练,同样的一个动作,战士们都要不断地练上几十遍、上百遍,直到汗流满面,胳膊酸痛难忍,但没有一个人退缩。

风平浪静锻炼不了部队,按部就班练不出战斗力。2011年8月下旬,为磨炼部队在恶劣气象条件下的水域执勤能力,锤炼官兵战风斗浪的意志,武警广州支队组织巡逻艇、快艇、冲锋舟联合编队,在珠江水域台风期间进行水上编队航行、离靠锚泊艇、定点抛锚、部署操演等水上训练以及水上模拟救援演练等处突实战演练。

在训练中,各船艇严格训练计划,发扬吃苦耐劳精神,克服晕船、炎热、风浪等各种困难,严格要求、严格训练,取得了预期的效果,官兵们通过贴近实战的水上训练,有能力、有信心、有决心完成以执勤救援为中心的水上保卫任务。

自1984年组建以来,武警广州支队船艇大队官兵用青春和热血筑起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钢铁长城,先后涌现出被国务院授予“羊城卫士”称号的李桂成和一等功臣姜宏波。他们一步就是一首奋进歌,一程就是一阙胜利曲。以过硬的素质、优异的成绩、良好的形象、顽强的毅力,向党和人民交出了一份份优异的答卷。

紧急抢修。 图片来源:人民武警报

水上救援。图片来源:人民武警报

夜间巡逻。图片来源:人民武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