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尹文英院士:昆虫可怕?可我就是喜欢

生物学家尹文英 晚报 何雯亚 摄

谈科研

科研工作从来不讲条件,艰苦是再正常不过的

“搞科研,就要静得下心,吃得起苦。现在有些年轻的科研人员都吃不了苦,也不愿意一门心思搞科研,频频接很多商业合作,这样怎么可能出成果呢?”尹文英直言。

她身上有着那个时代众多老科学家们的共性——专一、坚韧。在她看来,不管年代变迁,这样的性格特质是科研人员所必须具备的。

“我跟着尹老师近20年,不管是野外采集还是实验室研究,条件再艰苦、任务再多,也从没听到她叫苦叫累,要知道,那时候她已经是70多岁了。”学生回忆。

在尹文英看来, “科研工作从来不讲条件”,艰苦是再正常不过的。

“现在的年轻人是爱一行就做一行,我们那时候是做一行才去爱一行,既然让我去做这份工作,我就要好好做,不能马虎。”

谈爱好

很多人觉得不可理喻,昆虫有那么多毛,多可怕,可我就是觉得有趣,乐在其中

几乎每个初见尹文英的人,都会惊叹一句,“老太太真看不出是90岁的人! “

面色红润,双目有神,花白短发整齐地捋在耳后,一口标准普通话又快又响,思维缜密、中气十足。

别看老太太做研究时一丝不苟,业余的兴趣爱好还真不少,年轻时是个运动健将,排球、篮球打得很棒,还是校队选手。

“我以前还是个集邮迷呢! ”尹文英微笑着,弯下腰,从被各种科研资料挤得满满当当的柜子里翻出四五本集邮册,“以前还费好大劲搜集了好多关于动物、昆虫、蝴蝶的外国邮票,可惜文革时都被抄了,现在每年订一本集邮册,过过瘾。 ”

就连集邮,也喜欢昆虫的主题,尹文英觉得这是专业使然。

“很多人觉得不可理喻,昆虫有那么多毛,多可怕,可我就是觉得有趣,就拿原尾虫来说,它小得肉眼都看不大见,可每一根毛都有不同功能、每一对感觉毛的形状都不一样、区分出这些细微特征,就能把一种昆虫和其他昆虫区别开来,每当有了这些发现,我就觉得乐在其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