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觉哥,你比烟花更寂寞(图)

本报记者刘伟

拥有百年恩怨,诞生无数经典,英法只要碰面,难免让人浮想联翩。然而想象很丰满,结果却很骨感。高音喇叭里放出来的不都是交响乐,还有可能是催眠曲。本应火爆的英法大战,因为一场闷平,让人领略到了足球的另一面,足球也能治疗失眠。当镜头掠过看台,一位法国大叔摘下了眼镜,闭上了双目,酣睡正浓。暴殄天物之举,直叫众多守在电视机前熬夜的中国球迷羡慕嫉妒恨,然而老者的睡意,又何尝不是对功利足球无声的抗议。

超过30℃的现场气温,给比赛的沉闷定下了基调。兰帕德、巴里、卡希尔因伤退赛,鲁尼预选赛染红停赛。锋线半残废,让霍奇森一开始就笃定了死守的念头。铁桶阵消磨了法兰西人浪漫的天性,加之天气炎热,两边球员一番试探之后,索性开始了漫步。比赛唯一的波澜来自上半场的两粒进球,莱斯科特杀到门前,过了一把前锋瘾,看着后防的生猛,霍奇森着实喜出望外。不过法国人并没有让老帅欢喜多久,纳斯里闪电般的回击,重新让比赛陷入了沉闷。除了纳斯里进球后“闭嘴”的动作让人记忆深刻之外,比赛彻底堕落了。简单而无趣的倒球,让球迷们生不如死,于是困意袭来,不等倒头,坐着就睡。

霍奇森的算盘可以理解。残阵当前,为了走得更远,除了保守别无他法,否则对不起多佛峭壁上那尊救世主塑像,那可是球迷满腔热情,按照霍奇森的形象设计的。有塑像在,即便英格兰是平民,即使不能夺冠,也不能死得太惨。霍奇森的压力可想而知,可偏偏欧洲杯上首场就碰到了法国,相邻C组又是死亡之组。如此一来,霍奇森只能三思后行,谨小慎微,保守保守再保守。

至于法国,裹足不前让人意外,但也在情理之中。欧洲杯前狂放无比,佛挡杀佛、人挡杀人,法国华丽丽的高调。一到欧洲杯,便似换了个人,如小媳妇一样矜持,反差的确让人难以招架。法国的变脸,显然在旁观C组脸色。既然D组出线问题不大,那就看菜下碟吧,没准能躲开西班牙、意大利,讨个便宜呢。